33亩厂房土地来源成谜 集体土地补偿款引质疑

位于宁海西店镇南大门的凫溪村傍山依海,溪流纵横。

这里的凫溪是宁海五大溪流之一,盛产凫溪香鱼这种宁波有名的特产。

这里原本民风淳朴村民友善,可近年来随着村里拆迁、建设力度加大,村里的不少做法引起了村民的质疑。多年来,村民多次向西店镇以及宁海县相关部门反映提出这些质疑,可至今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33亩厂房土地的来源疑云重重

凫溪村徐某2001年办了家文具厂,后创办宁海甬文文具有限公司,再创办了宁波博仁电器有限公司,均坐落在宁海西店老甬临线公路旁的杨梅岭茶山。

据凫溪村委会一份资料显示,徐某所属企业占地面积32.99亩,当初都是集体土地,其来源是向村民陈某锡个人买来3亩,向陈某行个人买来1.5亩,向陈某奎个人买来1.8亩,向凫溪村买来15.69亩,向旁边的吉山村买来11亩。

吊诡的是,他的企业就在甬临线老228国道上,这约33亩土地中占有约5亩228国道土地,这是否假借在上述转让主体名下,至今不得而知,只有经过调查核对才能知晓。

到后来,这约33亩中的16.5亩集体土地转换成了国有出让土地,另16.49亩是属于凫溪村和吉山村的集体土地。

村民陈某军反映说,徐某向吉山村买来11亩土地中,约有4亩是属于原村民邬娇英;向凫溪村买来15.69亩土地中,约有6、7亩是属于村民徐有夫、徐行德、邬慈恩等四、五户人家。多年来,邬娇英、徐有夫等村民为要还土地使用权,通过合法渠道向徐某讨说法。

这16.5亩的集体土地是怎么转换成国有出让土地的?据现有可查资料显示,有的土地有供地文件却无国有土地出让合同,有的土地有国有土地出让合同,却无供地文件。只有3.8亩国有土地是通过公开拍卖获得的。

这个疑问,村民们也去有关部门反映过,最后都没有结果。

集体土地补偿款为何也落入个人腰包

土地来源的疑云还没解开,接下来的拆迁补偿更让村民难以理解。

大约是2018年,国家因建设公路需要,征用了徐某所在公司土地及厂房,共获得约3000万的征地补偿款。其中16亩多国有土地的补偿款直接划给了徐某的公司,其余约16亩集体土地补偿款195万元汇入凫溪村账户。

这195万元集体土地补偿款原则上属于凫溪村集体所有。徐为明所占用的这约16亩土地,政府根本没有与其签订过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陈某军说,徐某获得补偿款后,没有给过利害关系人邬娇英、徐有夫、徐行德等一分钱补偿款。

村民纷纷质疑,当时徐某购买的33亩集体土地,都不是建设用地,后来才办出来的。

当时法律就规定,“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用于非农业建设的,由土地使用者向土地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提出土地登记申请,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书,确认建设用地使用权。这就意味着,即使是农民承包经营的土地转让,也不得改变用地性质。那徐某当时获得的32亩集体土地的转让,就属于私自转让集体土地行为。村委会是没有权利转让农民集体土地的,如果是转让建设集体用地,也要通过村民代表会议议决。所以,当时国土局办理集体土地转国有土地时,缺失了对土地来源合法性审查。

中国工业网, 33亩厂房土地来源成谜 集体土地补偿款引质疑

图片说明:凫溪是宁海境内五大溪流之一

更蹊跷的是,针对16亩集体土地195万元的补偿款,也是绝大部分划给了徐某。2018年8月,凫溪村召开三委会会议,决定将集体土地征地补偿款归徐某所属公司。2019年5月,凫溪村财务即将155.25万元直接划给了徐某个人账户名下。

陈某军认为,如何处置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款,是涉及村民集体利益的大事,应当召开村民大会议决,另据村民反映,徐某获得的3000万元征地补偿款,至今都没有向国家和地方缴纳一分钱的税。

一波波操作让村民难以理解

这些年来,随着村容村貌美化以及环境改造力度的加大,村里各类建设项目也多了,但其中不少操作都让村民难以理解。

2014年村里发包土地硬化工程,中标价70万元,最后村里却付了170万元。为什么会比中标价多付了100万元,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村里的青少年宫油漆工程,还没有工程设计图纸时就有人中标了。油漆工程施工面积是960平方米,工程标的却要52万多元。直到工程完工,村里才去设计院补了张设计图纸,设计费1.5万元还是村里出的。

可这个问题的关键是,邻村同样的油漆工程,面积1060平方米,工程款才26万。这笔钱,因为有村干部拒绝在支付工程款的凭证上签字,至今还挂着没有支付。

村民在悄悄议论,人家村里搞乡村振兴,做得风生水起,村里增加收入,老百姓增加收入。凫溪村里却毫无起色,村里的集体资产还不断在流失。徐某老爹以前承包村里10亩山林,30多年来从没有付过一分钱的承包款。

2021年和2022年的重阳节,村民尤其是办厂的企业主以敬老爱老的名义,给村里赞助了近40万元的费用,用于给老年人过节。可奇怪的是,村里竟然设了小金库,拿了10多万元去修缮徐氏祖坟。捐钱的村民很气愤,那以后不肯再捐了。

2019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宁海凫溪村徐某带领82人以考察新农村建设为名,用公款游玩江西庐山等景点,具体行程中并无实质性考察内容。通报内容显示,82人出去游山玩水,只花了1.2万元。村里知情人透露,每人游玩费用是1700元,总花费了近13万元,且人数也超过82人。

这笔费用是否如数退回到了村里,直到现在村民也不得而知。

现任凫溪村委会副主任徐某武说,凫溪村集体经济一年的收入才10万元左右。(竺 军)
来源:http://www.nnjjnews.cn/zixun/20231213/105814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