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安全事故引发实名举报

2023年11月,记者接到一份来自山西省古交市太鑫制砂有限公司工人杨某某的实名举报材料。举报称古交市太鑫制砂有限公司存在私挖乱采盗取国家资源、大肆破坏生态环境、非法用工瞒报安全事故等违法行为,且私挖乱采时间跨度长达13年,相关职能部门却没人监管。

随后记者与举报人杨某平取得了联系,核实了基本情况后,记者于2023年12月7日前往山西省古交市调查了解情况,谁曾想,调查结果令人触目惊心,一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指鹿为马的把戏逐渐呈现在大众的视野……

打太极的监管部门

2023年12月7日下午2点20分,记者在古交市镇城底镇人民政府见到了主管工业的李副镇长,仅是瞟了一眼记者递上的反映材料,李副镇长就非常笃定的表示:“反映不实,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太鑫制砂厂手续非常齐全,不存在私挖滥采”。

随后这位李副镇长一顿翻找后,从一个薄薄的文件袋里抽了几张纸递给记者,并表示这就是太鑫制砂厂的全部备案手续,记者看着李副镇长递来的所谓齐全合规的手续,突然有种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感受。

原来这位李副镇长坚称齐全、合规的砂厂手续却仅是一张营业执照和一份2010年古交市镇城底镇人民政府关于阴家沟村荒山荒坡改造的申请报告以及古交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太鑫制砂厂制砂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二条“矿产资源是指由地质作用形成的,具有利用价值的,呈固态、液态、气态的自然资源”的规定,砂、石、粘土及构成山体的各类岩石属矿产资源。凡以营利为目的开采上述及其他矿产资源的单位、个人,均应按照矿产资源法及其配套法规的有关规定办理采矿登记手续,领取采矿许可证;矿产品均应按照《矿产资源补偿费征收管理规定》的相关条款缴纳矿产资源补偿费。

而在砂厂现场看到的是满目苍夷的山体、大型制砂机、伫料的厂房、场外堆放着的大量成品砂,就是一个三岁孩童也能判断出这哪里是在改造荒山,明明就是在采石制砂。从古交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太鑫制砂厂制砂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上也可以看出,这就是对制砂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

一份镇政府的荒山荒坡改造申请报告领导签个字,就成了合规齐全的采砂制砂手续?这简直荒唐至极,分明是一个制砂厂在没有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私挖滥采盗取国家矿产资源,却非说是手续齐全合规在改造荒山荒坡。如此的“指鹿为马”,如此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着实让记者大跌眼镜。

为何长达10余年监管缺失的困惑

这家神通广大的太鑫制砂厂仅凭一张镇政府荒山改造的申请就堂而皇之的在长达10余年的时间里无证非法开采国家矿产资源、破坏原始生态、灰尘漫天污水横流,且还存在非法用工、长期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出了重大安全事故后瞒报事故的违法行为。

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力量让镇政府、国土、环保、应急、劳动等众多监管部门在长达10余年中,对这样一家劣迹斑斑的制砂厂集体失明、失声、监管形同虚设?也许这个困惑可以从举报材料中描述太鑫制砂厂老板邢太明日常一句对话里找到答案:“这个沟里原来有十几家砂厂,现在都关了,就剩我一家还在开采,十几年了,你觉的是什么原因?”

是啊!是什么原因呢?

这样的问题直击普通民众的灵魂!

这样的问题也在拷问相关监管部门的职责!

后记:

记者实地去砂厂调查过,旁边的山体一目了然,被挖出好几个空洞和残缺,砂厂的多名工人也都能证明,砂石原料就是从旁边的山上开采的。十余年来,为何各监管部门监管严重缺失?十余年来,这家制砂厂盗采了多少资源,获利多少?给国家造成多大损失?这些问题依然需要当地政府认真调查核实后尽快给国家和民众一个交待,针对此事件将会持续关注!

(所谓的齐全、合规的手续)

(制砂厂现场)

来源:http://www.yaoyusheng.com/zixun/106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